财经专题栏目小说网

这位全球演讲的智库学者为何看好中国

中国思想实现了史上罕见的知识输出,中国学者要感恩“一带一路”

在2017 年5 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召开前,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先后举办了五场预热讲座,分别邀请了外交部前副部长何亚非、知名“一带一路”研究学者王义桅、赵磊、王文和柯银斌就“一带一路”的方方面面分享了看法。本文为“40 国宣讲归来看‘一带一路’”的实录整理。

“一带一路”提升了中国学者的身价,中国知识与思想实现了输出的状态。人大重阳国际研究部主任陈晓晨博士也去了好多国家,我和他是院里出国最多的。贾晋京、相均泳博士刚刚从日本、科威特回来,还有杨清清主任、陈晨晨研究员、程诚博士研究员今年上半年还去了南非、俄罗斯、印度等。近年来,我们院有时候全院会议都很难凑齐人,每个人都在北京的日子不多,因为都受邀请出国,讲述中国故事与“一带一路”。我院高级研究员王义桅也受邀去了几十个国家。粗算一下,院内研究人员在过去三年总计去了近50 个国家。更重要的是,去了那么多国家,买机票、衣食住行,基本都是邀请方掏钱。因为“一带一路”,中国学者的身价开始有了。这是过去很少有的。所以,中国学者要感恩“一带一路”。“一带一路”让中国思想实现了史上罕见的知识输出。

中国崛起造就了中国新知识,中国知识的国际普及化造就中国学者的身价。中国学者崛起,代表中国思想和中国知识的崛起,那个时候,中国崛起才算迈过了非常大的软实力门槛。现在,“一带一路”让中国逐渐成为知识输出国家,外国人想与中国合作,又不知道什么是“一带一路”,于是,我们可以教他们。

过去四五年,思想产业的中外交流出现了逆转。越来越多的老外想到中国来开会,他们不会再提出要机票的请求。中国学者出去开会,都会提出你买机票,你不买机票我不来了。未来,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中国学者的身价会越来越高。这是中国身价,说明中国知识是有标价的。这个标价是中国学者劳动的体现。这不是民族主义,而是市场需求,是国际知识与思想市场的需求反映。国际市场决定,“一带一路”造就了一个全球的思想市场,而思想市场推动中国学者的崛起。这是我的第一个观点。

我曾经参与某个国家的双边谈判。文本前面原则性的东西谈得非常快,基本上半个小时就通过了所谓共商、共建、共享等原则性问题,命运共同体、责任共同体、利益共同体通过也非常快。什么卡壳了呢?就是下一步两国对哪些具体项目进行合作的时候,耗了7 个小时。几乎每一句话、每个项目名,都需要打电话回国核实,结果对方想加进去的90%的项目都做不了。这个经历背后是很复杂的逻辑,中国在全世界来讲是被需求方。中国的投资、中国的贸易、中国的商品、中国的发展经验,确确实实是全世界的需求方,即使对西欧国家来讲,还是被需求方。此前,中国可能还是要悠着点。

在21 世纪初,中国走出去渐渐进入了3.0 时代

随着中国国力提升,中国融入经济全球化的速度在加快,中国资产在海外不断增多,在21 世纪初,中国走出去渐渐进入了3.0 时代,特征是“三资”。那就是,“资金、资源、资质”。

在资金方面,2015 年开始,中国成为净资本输出国,中国对外投资额已超过外国对华投资额。在金融支持方面,银行、证券、基金、保险等各类机构已将“一带一路”视作施展拳脚的机会,均在寻求适合自身特点的投资模式,并提前研判获取收益的时间窗口。

截至2015 年6 月末,共有11 家中资银行在“一带一路”沿线23个国家设立了55 家一级分支机构,并开始启动“一带一路”沿线合作的投融资建设;值得称道的是,工行收购了土耳其纺织银行75%的股份。同期的64 个“一带一路”国家中,共有21 个国家的55 家商业银行在华设立了7 家子行、17 家分行以及41 家代表处。以中国金融业为龙头的全交易流程的跨境结算、融资、担保、风险管理等服务正在全速地走出去;针对海外工程建设的各项出口产品责任保险在推进,证券业的开放与跨境服务在拉开;亚洲债券市场的开放也在起步;等等。

在资源方面,2011 年中国能源消费量已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中国走出去大量地购买矿石、油田。可惜,中国没有国际大宗商品定价权。在资质方面,就是中国逐渐在金融服务、建筑投标、承揽工程等方面渐渐开始制定自己的标准。

三个结论:

“一带一路”的倡议才两三年,但“一带一路”的行动早已开始,呈现了代际的差异。

一是,比拼智力的时代真正开始了。“三把刀”是拼苦力;“三建”,是拼体力;“三资”,是拼智力。

二是,要有“金融强国”,让对外投资更加精细化。中国要进入“人人懂金融”的时代。

三是,要真正睁眼看世界。真正去了解世界的规则,要以市场为资源配置的标准。

“一带一路”与“绿色金融”结合更能体现国际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