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题栏目小说网

白酒十强就它没涨价:安徽白酒老二口子窖闷声

  一张纸,竟成了各大白酒企业竞相涨价的理由。

  这波白酒涨价潮是从去年9月开始的,今年“十一”之后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双节一过,金徽酒(行情603919,诊股)涨价,洋河系列全面涨价,泸州老窖(行情000568,诊股)更是10天之内连发6道文件涨价;10月25日,五粮液(行情000858,诊股)(000858.SZ)系列酒或集体提价10%-20%的消息简直令市场震惊。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中国白酒十强大多已完成一轮甚至多轮涨价。

  十强中,还有谁没涨价吗?你还别说,还真有,它就是安徽的口子窖(行情603589,诊股)。

  安徽4家白酒上市公司,古井贡酒(行情000596,诊股)、迎驾贡酒(行情603198,诊股)、金种子先后都涨价了,口子窖恁是没涨。

  整个行业都为涨价疯狂,为什么口子窖能一直憋着?

  两年不涨价,聚焦高档产品

  白酒涨价成风,有投资者在互动平台问口子窖(603589.SH)的情况,得到的回复是“公司主要产品从2015年至今并无提价行为”。

  大家都涨价,你一家没涨,反倒成了新闻。

  联系到口子窖2017年上半年亮眼的业绩,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7.76%至17.46亿元,扣非净利润同期增长28.71%至5.11亿元,好像是在说——我们的业绩可不是通过涨价得来的,纸箱再贵也不过是个理由吧。

白酒十强就它没涨价:安徽白酒老二口子窖闷声

  业绩稳步增长,利润率逐年升高。因为多年以来利润的增长高于营业收入的增长,之前还有人怀疑口子窖的业绩“有水分”。

  其实口子窖的报表早有端倪。2015年和2016年,口子窖销售高档白酒的比率逐年升高,到2017年已经占据营业收入的93.68%,比2015年上升5.5个百分点。中低档白酒特别是低档白酒的比率逐年降低。

  也就是说,大家在终端买到的口子窖年份酒越来越多,老口子、口子美、口子坊、口子酒这些中低端产品越来越少。

  口子窖2016年低档、中档、高档白酒的毛利率分别为28.09%、52.25%、75.23%,结果自然而然。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口子窖业绩稳定、增长迅猛,但其第三大股东高盛还是准备清仓口子窖。

  2008年,高盛以3.55亿元参与口子窖股改,持股25.27%,投资9年赚40亿元收益率达到13倍。

  陆续减持之后,高盛2017年6月底公布,将在半年内陆续减持所持口子窖所有股权。

  安徽白酒“四小天王”

  尽管口子窖业绩亮眼,但在安徽,其竞争压力依然巨大。

  说来也是奇怪,安徽经济不怎么样,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白酒消费大省,但是,中国20家白酒上市公司,安徽占了4家,与四川并列第一;而且,中国白酒上市公司十强,安徽占了3家,在数量上无人能“与之争锋”。

  除了淮北的口子窖、亳州的古井贡酒(000596.SZ),还有六安的迎驾贡酒和阜阳的金种子,除迎驾贡酒以外都集中在安徽北边的产粮区。

白酒十强就它没涨价:安徽白酒老二口子窖闷声

  尽管业绩差别较大,但总算是同省同行业出来的公司,安徽白酒“四小天王”也有颇多相通之处。

  国营的古井贡酒和金种子(600199.SZ)上世纪末一前一后上市,民营的迎驾贡酒和口子窖2015年同年上市;

  迎驾贡酒(603198.SH)上市前夕被翻出使用酒精勾兑的“旧账”,对于古井贡酒来说,这也算是永远无法消除的伤疤;

  古井贡酒和迎驾贡酒今年上半年几乎同时涨价,就跟约好了一样;

  迎驾集团的背后是倪永培,古井和金种子背后都是国资。

  口子窖原本也是国资控股企业,后来经过多次资本运作,成为自然人刘安省和徐进控制的企业。

  根据中国经济网的报道,2002年口子窖前身口子股份成立时,刘安省出资266万元,持股4%,其中249 万元来源于淮北市人民政府的奖励款;徐进出资199.5 万元,持股3%,其中166万元来源于淮北市人民政府的奖励款;口子股份最后一次国有股转让给自然人时,存在“先上车后买票”的情况,直到9年后才得到有关部门的批准。

  省外扩张受挫,省内竞争吃力

  不想成为全国大牌的地方品牌不是好的白酒商,口子窖、金徽酒(603919.SH)上市之初都祭出这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