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专题栏目

工资税全被挪用 美国社保债务迟早破产

北京时间10月29日下午消息,波士顿大学经济学教授科特利科夫(Laurence Kotlikoff)指出,2017财年,美国的财政缺口其实接近6万亿美元,几乎十倍于财政部上周宣布的6660亿美元赤字额度。

Sprott Money报道称,科特利科夫强调:“我们的国家已经破产。我们的财政局面要比俄罗斯,也比很多发达国家糟糕得多。”据他估计,美国政府的总债务规模超过200万亿美元。

科特利科夫在国会作证时指出,更糟糕的是,其实政府官员们都很清楚美国有大量债务和累积负债是没有入账的,但是,在大多数时候,他们都三缄其口。

双重报告系统

结果就造成了所谓“双重”财务报告系统,在这个系统当中,政客和内线人士都可以了解到那些被埋藏在脚注当中的,关于无资金准备负债的关键数据,这些数据意味着美国经济已经遇到了巨大的麻烦。

与此同时,只能听到总统和国会正式讲话,看到正式出版物的公众却被误导着,相信尽管眼下有些暂时性的困难,但是整体而言,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

在长期以来一直在为财政公正呼吁的科特利科夫看来,问题很大程度上是源自于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即美国每年大约7950亿美元的社保工资税并没有被用于相应的投资,而是几乎全数被政府挪用来应付日常的支出了。

这自然就造成了一个可怕的结果,即,美国政府其实根本没有任何资金去用于支付他们承诺的社保福利。政客们都清楚违约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只是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于是便拼命捂盖子。

财政缺口核算

然而,科特利科夫却有一个解决方案。他相信,美国政府应该采用所谓“财政缺口核算”,将所有未来的收入和支出都全部在账目中列出来。

这一方案的核心理念就在于,如果美国人了解了政客们借了多少钱,又花了多少钱,他们就可以更好地去判断那些政策的效用。

同时,他们也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

科特利科夫强调,如果美国政府真的发布一份列出了200万亿美元无资金准备负债的声明,至少,大家可以更准确地判断出自己到底需要储蓄多少。

然而遗憾的是,美国政府当下的政策实践——主要是受凯恩斯主义者如克鲁格曼(Paul Krugman)的启发——本质上就是支出、收税、举债,以及尽可能多地印钞,试图以此确保经济始终开足马力。

至于问题,就留给子孙后代去面对和解决。

克林顿的手脚

科特利科夫和许多其他人都在努力改变这一现状。

全美超过1200位一流经济学家已经联名提交了一份跨党派议案,要求国会预算办公室发布即时财政缺口和世代核算报告。

经济学教授、加拿大Ludwig von Mises Institute学术副总裁霍登(David Howden)强调,强调,好的经济学理论应该完全透明地呈现出政府的负债情况,将无限时间内的财政缺口全部列出来。 他说,科特利科夫的推理“坚实可靠”。

事实上,这种方法过去也曾经尝试过,在老布什总统任内,他就曾经让财政缺口核算出现在自己的预算案当中。

然而,克林顿政府结束了这种实践,而这让他本人在政治表现上获益匪浅。

事实上,直到今天也没有几个美国人直到,克林顿能够做到平衡预算,唯一的关键原因就在于不让美国政府的全部债务入账。

不过,共和党人也不傻。

当他们发现在记账上耍手腕并不会造成什么政治损失,他们也就迅速开始效仿了,特朗普政府也是沿用的这种做法。

大众蒙在鼓里

了解到这一切,显然不会让美国公众感到开心。唯一聊可自慰的,就是一些其他的财政缺口核算方法所得出的结论比科特利科夫所描述的要相对乐观一点。

其他一些专家解释说,问题确实存在,但是如果可以免除一部分达到特定收入水平的人的退休金,以及推迟退休,系统还是可以修复的。

不过,哪怕未来的局面是按照最好的可能性发展,科特利科夫在一个关键点上也是再正确不过了——美国在偿债日到来时将会拿不出钱来,而这种情况的定义就是两个字,破产。

于是乎,大家也就很容易理解政客们为什么要去捂盖子了。

美国的经济状况要比俄罗斯更加糟糕,如果知道了这一点,选民们恐怕就要重新思考一下自己希望谁来领导这个国家了。

腾讯证券讯 (费绿)